5分28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0 11:29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香港特区作为中国的一部分,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,当然也有权从国家层面推动健全香港特区的国家安全法律制度。”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、香港城市大学法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21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根据《基本法》第18条规定,只有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国性法律才可以在香港实施。因此,为符合“一国两制”,“港版国安法”和《国家安全法》内容肯定不会完全一致,覆盖范围也会有所调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前警务处处长邓竟成认为,“港版国安法”通过后,香港特区政府还需要把法律中的要求转化为香港政府的具体政策,比如决定该法律是否由香港警队执行,由香港警队哪个部门执行,以及要求香港律政司人员给予执法部门拘捕、搜证和法庭举证的具体意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金告诉记者,“当被告知诊断结果时,感觉自己像是被判了死刑,我要死了吗?我怎么会生病呢?”金指出,我在服用羟氯喹啊,但又怎么样呢,从来没有人说过这是治愈新冠肺炎的方法,或者承诺它这能保证你的安全,事实就是这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未来可能再度出现的暴力行为,邓竟成表示,短期内,部分同情暴乱分子的香港市民可能会对该法律产生不满,香港街头暴力或将再现,但相信香港警队完全有能力可以应对。长期来看,这部法律将帮助香港警方和其他执法部门更有效地维护香港和平,捍卫国家安全,让香港不再成为国家安全“最薄弱的一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地时间20日,美国威斯康星州一名女子表示,自己已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多年,但还是感染了新冠病毒,称对特朗普不负责任的言论感到气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美国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当地时间20日,美国威斯康星州一名自称叫做金的女子告诉记者,为了治疗狼疮,自己已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19年,但在今年早些时候还是感染了新冠病毒。金表示,自己4月早些时候开始出现新冠病毒相关症状,在实施封闭措施后,去了一趟商店,然后便发现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,目前该商店已被关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21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表示,在巨大的内外压力下,香港特区政府管治能力被不断削弱,各界在短时间内进行《基本法》第23条立法已失去信心,即使成功立法,该法律的有效性和力度也不可期。在该情况下,中央专门制定针对香港的全国性法律并放在《基本法》附件三在港实施,意在通过果断、强力的手段平息香港动乱。这充分显示出,为保护国家对港主权、防范特区管治权落入敌对势力手中,中央“将不惜代价,维护自己的基本利益和原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香港推进维护国家安全的方式并非只有“23条”立法一条路,据多家香港媒体报道,具体的方式可能是由人大常委会订立“港区国安法”,并列入《基本法》附件三,作为一条在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。不过。21日晚的全国人大记者会上,发言人并未对具体方式透露更多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全国“两会”召开,多位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近日表示希望就《基本法》第二十三条立法,以助恢复香港繁荣稳定。回归以来,事关国家安全的“23条立法”由于种种原因始终未能在香港落地,2019年夏天,在内外势力勾结煽动下,香港爆发持续数月的暴乱,暴徒们侮辱国旗国徽、袭击平民、烧砸商店,企图颠覆特区政府的管制,挑战“一国两制”原则底线。据统计,香港2019年全年GDP与2018年比较实质下跌1.2%,是自2009年以来首次下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1日下午,多家香港媒体已经在进行相关分析,与此同时,一些乱港分子则在煽风点火,扬言要“遍地开花”,企图再次鼓动暴力。对于中央的该决定可能引发的震动,刘兆佳指出,“港版国安法”的通过势必将在港内激起部分激烈的反弹,但另一方面,中央借此展现出的决心和意志也会改变一部分反对派的心理预期,未必不利于香港局面的扭转。“此前,一部人始终抱有幻想,认为中央政府害怕香港民意反弹和美国制裁,不会采取更果决的手段,因此他们无需付出很大代价就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”,刘兆佳表示,此次中央出手后,他们需要重新衡量一下,到底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来达到目的。